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文章正文
12岁少女寄养敬老院,武汉律师, 连遭多人强暴怀孕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编辑 武汉律师 http://www.666148.com/

2002年被送到养老院不久,12岁的小凤就接连被人强奸,先后至少有五名男子与小凤发生过两性关系,其中有四名是40岁以上的中老年男人。

  一、1 4 岁女孩被五人施暴

  329日,记者在辽宁省瓦房店市的小凤堂姐于秀艳家,见到了小凤的二伯父和二伯母。他们说:几天前,和堂姐于秀艳在一起的小凤,被当地民政部门的两个女工作人员架上一辆汽车一溜烟的载走了,不知现在何处?当时,于秀艳大喊:你们干什么,在大街上抢人!当地民政部门之所以把小凤抢走,是因为小凤被强奸是寄养在敬老院期间发生的。2001年,小凤的母亲离家出走,随后父亲去世,因家庭经济困难,无力抚养,他们就把姐弟俩送到了镇政府。镇民政部门出面把姐弟俩寄养在了敬老院。

  200511月,小凤从敬老院回来,伯母最先发现了侄女的变化。晚上睡觉时小凤告诉二伯母:自己肚子里长了一个疱。二伯母摸了摸小凤肚子里的那个疱,不由吓了一跳:那疱在动弹,里面是孩子!她脱口道:你这不是怀孕了吗?小凤不解:什么叫怀孕啊?怀孕就是有孩子了。二伯母问小凤:多长时间没来例假了?小凤说不知道。

  翌日,伯父伯母赶忙带小凤到镇卫生所检查得知:此时,15岁的小凤已有了56个月的身孕。医生说:若再晚些来这孩子就相当危险。伯父伯母当即赶到镇敬老院要求报警。院长说:先别报警,我跟政府研究研究。二伯父道:这事还研究什么,赶快报警。

  接到报警,辽宁省瓦房店市公安局即立案侦查。据警方调查:自2002年被送到养老院不久,12岁的小凤就接连被人强奸,先后至少有五名男子与小凤发生过两性关系,其中有四名是40岁以上的中老年男人。他们不分时间、地点、年龄:无论是白天、夜晚,敬老院里还是敬老院外,小凤成了这几个大到60岁的残疾人,小到17岁的中学生的施暴对象。第一个对小凤实施强暴的竟是一个被称做徐大瘫子的残疾人徐彭德。小凤说是在2002年,他本人说是在2003年年初。当时小凤仅12岁,已57岁的徐彭德,开始几次是对小凤实施暴力,用拳头打,甚至有一回用棒子把小凤打倒在地,其中有证人证实小凤被打伤。徐彭德在强奸小凤时威胁道:你要是说出去我就揍死你。以至到后期,迫于其淫威小凤不敢反抗了。后来是两个中年男人以各种方式多次对小凤实施强暴——饭店老板刘安文,于2004年秋天强奸了小凤;今年50多岁的打更者鞠胜印,于2004年冬天,在小凤路过其打更房时,花言巧语说给她买东西吃而强奸了她。除此外,2005年,十多岁的中学生李明达和镇敬老院食堂的厨师杨志明也对小凤施暴,且杨志明还导致小凤怀孕。杨志明第一次也是用花言巧语,把精神上有点问题的小凤骗到他家里,发生关系后给了小凤一点钱,以后如此多次地把小凤骗至其家中或外面的空房里发生性关系。

  第一个对小凤实施强暴的是一个被称做徐大瘫子的57岁残疾人徐彭德,当时小凤仅12

  二、两年多的兽行无人所知?

  记者问辽宁省瓦房店市李官镇敬老院的一个工作人员,其说什么都不知道就走了。正当记者准备去院长室时,突然窜出一人抢过记者手中的采访证件跑了。随后,记者来到镇民政部门,民政助理洪海说:那抢证件者是镇敬老院的副院长盛恒。洪海告诉记者:自2002年小凤、小明寄养到敬老院以来,镇政府对二人非常关心,对她在敬老院的饮食起居包括读书等方面的情况都了解:工作人员对二人照顾得很细心,上学和放学敬老院都派专人接送,院长定期到学校与班主任、校长沟通,学校的老师和班主任从学习上、生活上,皆予关照;敬老院在饮食起居上对小凤格外照顾,她喜欢吃什么,都特殊给她开小灶。她与女服务员同住一室,出现如此事,镇民政部门始料不及,非常愤怒和震惊,完全没想到在如此严密的看护下,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且小凤怀孕五个多月,此前一点迹象都没有。

  按此民政助理所说,在敬老院里受到很好照顾的姐弟俩中的小凤怎么会出事呢?记者在二伯父许太武家,见到了现在已从敬老院跑出来的小凤的弟弟小明。小明说他害怕,就自己跑出来了:他和姐姐到敬老院后就挨揍,一天到晚两顿饭,经常吃凉饭,有时还吃不着饭。别人打他,有时院长也打他。打他的耳光,把他的耳朵也打坏了:现在左耳朵听不清别人说话了,老是嗡嗡嗡叫。姐弟俩的学习和起居也绝不是民政助理洪海说的那样:他们总共一年半没上学,二伯找敬老院有关人谈了后,院里送他们去上学,可又没有书,今年免费上了学,只给了小明一套书。没上学时,他们就在敬老院里呆着。

  更让人吃惊的是:许彭德竟多次当着弟弟小明的面对小凤施暴。小明看到姐姐被强奸而没办法,他要一说徐朋德就拿拐杖打他,或打他的耳光。有一次,小明跟院长说过,院长却告诉了徐彭德,徐彭德就打小明。甚至,有时徐彭德还吩咐小明:去把你姐叫过来,否则我就揍你。小明说:有一次,徐瘫子让我姐到他那屋去,我姐不去,徐瘫子就摇着轮椅过去,拿铁拐把我姐的鼻梁打塌了。

  小明的伯父于太武说:小凤被打塌鼻梁是在20029月,小明给他打了电话,他们夫妇二人专门到敬老院去,看到小凤被打得非常凄惨,他去找院长论理。院长说他不知此事,并表示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于太武又去找镇民政助理,洪海也表示:这种事肯定以后不再发生,孩子放在这儿就不用你管了。

  少女小凤在敬老院里究竟生活得如何?一方说关心爱护,体贴入微;一方说非打即骂,受尽凌辱。可小凤被强暴谁来负责?有关部门将如何处理?她如何面对以后的生活?为不给小凤造成更多的伤害,记者没对小凤进行正式采访

  三、受害者亲属受到威胁

  记者再次来到镇敬老院。院民们告诉记者:那个强奸小凤的名叫许彭德的瘫子至今都住在敬老院里。记者去了许彭德的房间。许彭德说:我喜欢小凤,她有时很勤快,给我洗衣裳或擦擦屋里。原来我糊涂,早知如此,你就是给我一万桶金子,我也不能去欺负一个小孩儿,现在我非常后悔,我不该做这种事。干部和工作人员来查房时,也跟我说这方面注意点。

  就这样,这三年多的时间里,小凤长期被至少五个男人凌辱,致使一个15岁的少女怀孕五六个月,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怀孕后的小凤仍曾遭受过这些人的多次强暴,这一切并没引起敬老院和镇民政部门的注意。

  许彭德自己说:两年多的时间里,仅他一个人就强暴过小凤三四十次,而因为身体残疾,行动不便,每次强暴都是在敬老院里。在那个不大的敬老院里,这事怎能瞒得住领导呢?小凤的伯父一家人对这件事早就有所耳闻。小凤的二伯父说,当时他们也担心小凤姐弟的安全,找到镇政府提出把姐弟俩接回家住,希望镇里把小凤家已坍塌的房子修缮一下。可这个要求当即被镇里有关领导拒绝,并拍桌子道:不行,没有这个政策、待遇,上级没有关于这方面的文件,你要领回家就领家去。

  镇里不给钱,虽然担心小凤的处境,伯父一家还是选择了让她姐弟两个留在了敬老院,一直到事情出现。2005126日,小凤被检查出怀孕的一周后,镇敬老院的工作人员把已有6个月身孕的小凤带到瓦房店市,并随后做了引产手术,此后又把小凤带回了敬老院。

  最近,当地镇政府对此事作出了处理。事件正在调查中,已移交给公安司法机关;包括院领导在内及工作人员等相关责任人,都予以相应处罚:院长撤换了;服务员有的辞退了;全体服务员扣发了一个月的工资。也受了处分的洪海道:作为政府指导部门,对敬老院的管理不够,对院内工作人员要求不严,服务员的服务意识不强,才造成如此后果。

  20063月,堂姐于秀艳去敬老院把小凤带回了家,并打算向媒体求助。不久,于家就受到了威胁,有人打电话给他们家以及他们家的一个亲戚,不让他们上告,“否则,你老于家不就剩一个1617岁的小小的,我把他给扒了皮,那就舒服了,你就老实了,你们老于家就老实了!”吓得于秀艳的弟弟现在都不敢上学,也不敢住在家里,只得在这个亲戚家住两天,那个亲戚家住两天。

  四、警方正在抓紧办理此案

  随后,瓦房店市民政部门多次联系于秀艳要回小凤。于秀艳提出了自己的条件:除了给小凤姐弟补偿外,于家还向镇政府提出,要给他们姐弟两个换个地方:现在小妹的事在瓦店闹这么大了,她们在瓦店市肯定是没有好待遇了,要把小凤姐弟俩安排去大一点的孤儿院,让他们上学。可镇民政部门一直没答应。洪海解释说:根据五保供养的第六条规定,农村的孤儿只能供养在当地的敬老院,他们也多次申报,与上级主管局沟通,因小凤姐弟不是非农业户口,无法到省孤儿院。于是,双方一直未能达成协议。镇民政部门的负责人说,小凤伯父一家在小凤出事前不管不问,出事后却带走孩子的表现令他们怀疑:他是想以小凤为诱饵达到自己的目的。

  2006325日,瓦房店刑警大队约小凤和堂姐于秀艳为小凤做笔录。当时,和于秀艳、小凤同往的还有愿意为她们提供义务法律援助的律师曲瑞雪。可刚刚做完笔录出门,意外就发生了。三个自称是瓦房店市民政局的人拦住了三人:二人与于秀艳和曲瑞雪纠缠,另一人把小凤抢走了。小凤到底去了哪里呢?

  记者来到瓦房店市民政局。该局局长说:小凤现在瓦房店市民政局社会福利院,我们找了几个老师给她辅导上课、讲故事、朗诵诗等等,现在她像小公主一样,有人专门给她做饭吃,还花了一千来块钱给她买衣服,待遇非常好。在当地民政部门的带领下,记者在瓦房店市福利院里见到了小凤。为不给她造成更多的伤害,记者没对她进行正式采访,她告诉记者:有一个家是她和弟弟最大的愿望。

  在记者采访期间,瓦房店市民政局和于家及所请的律师就小凤和弟弟小明的去留问题,再次进行了协商。民政局王局长说:如果于秀艳要收养小凤,那就按照收养法的有关程序办,至于她的生活费用、上学费用由政府来资助她。律师提出:她的情况比较特殊,能否适当提高一点包括学费等费用的标准,另请有关部门帮其联系学校,她自己不可能联系到的。王局长说可以。律师又道:小凤及其二伯认为对几个渎职人员的处理太轻,表示不满;还有监护人的赔偿问题,皆没达成一致意见。王局长表示:这些事我都带回去研究。

  目前,关于小凤姐弟俩的去留,民政部门和于家仍在磋商,而公安部门关于有关犯罪嫌疑人的追究也正在进一步进行中。现在对徐彭德已采取了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公安机关准备把他移送起诉,追究其刑事责任。另两名涉案嫌疑人刘安文和鞠胜印,公安机关正在全力抓捕。根法律规定,杨志明和小凤发生关系时,小凤已年满14周岁,若无证人证明其是受暴力或胁迫,就不能认定为杨志明犯罪;中学生李明达和小凤发生关系时,不满14周岁,不能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
·公安部关于办理赌博违法..
·人民法院量刑程序指导意..
·你认识毒品吗?麻果,K..
·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量..
·格式十《授权委托书》(..
·张子强等非法买卖、运输..
·(最新附罪名)中华人民..
·什么时候可以聘请律师?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联盟网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