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鉴定 >> 文章正文
涵洞无名尸--法医人类学的鉴定结论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武汉律师-武汉刑事律师  阅读:

涵洞无名尸--法医人类学的鉴定结论 

      好奇心驱使着放羊人钻进涵洞

    2001年5月4日。北皋镇靠近漳河大堤几个村的放羊人,照例天一亮就相继把羊群赶往大堤。那条干河道附近的草木长得茂盛。一阵阵晨风拂过原野,淡淡的薄雾渐渐飘逝,羊儿嗅着青草的气息咩咩叫着———放羊人丝毫不觉着今天这日子跟平时有什么不同,度长假出游那是城里人的事,乡下人可是该做啥还做啥。不过,有几个放羊人倒是隐隐地感到了些异常,空气的味道不大对头。登堤远望,这下看清楚了,异味显然是来自于西边的大堤———一股黑烟从那边袅袅升起。他们首先想到是有人在烤火,或者是在烧死猪什么的,因为这煳臭味实在难闻。待走到近前,发现黑烟是从大堤北面的一个涵洞里冒出来。按捺不住的好奇心最终驱使着放羊人钻进涵洞去探个究竟。洞子一米多高,只有北边一个入口,两个放羊人顶着滚滚浓烟,在恶臭无比的洞中前行20余米,就到了尽头,火还着得挺旺,再细看,眼前这火苗乱蹿丝丝作响的燃烧之物竟是一具尸体!小小的乡僻之地,在涵洞里发现个死人,不啻于村里过年请来了戏班子,引得成百上千的人赶来看热闹,从早到晚络绎不绝,但是没有人意识到该做点儿什么。直到一位村支书闻讯后才在5月5日早上向魏县公安局报了案。警方是在这天上午9点多钟到达现场的。不知啥时烧焦的尸体已被好事的村民拖至涵洞前的草地上,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由于尸身已被烧得严重炭化,看上去就是一具骷髅,只剩右小腿肌肤尚存。刑警大队的法医初步判定这是一起杀人焚尸案,为慎重起见,当即打电话请求邯郸市公安局的法医来共同验尸。几位法医在死者颅骨枕部上很清楚地看到一处严重凹陷碎裂的骨折伤,又切开气管检验,没有发现吸入的烟灰,由此可断定该受害人被烧时已停止呼吸,系生前头部遭受钝器击打致死。但其相貌、性别等外部特征已化作烟灰荡然无存,对身源已无从直观认定。勘查人员由洞外向内逐步搜索,可见洞壁完全熏黑;地面痕迹杂乱,经逐个辨识,可知留有七种鞋印、一种自行车轮印;在焚尸处发现有血迹,提取到的残留物有蓝白红三色的编织布、蓝底粉花丝绸布、棉花灰烬等。现场勘验和走访调查使警方获得如下信息———

    据火葬场的师傅对焦尸观察后认为,这具尸体大约燃烧了一个多小时,并使用了油类助燃物。

    最早进入涵洞发现尸体的放羊人说,当时是在凌晨5点多钟。

    从现场提取的残留物看,尸体上裹有棉被、编织袋、塑料布等,没有发现外衣外裤残留物,特别是皮肤完好的右小腿一丝不挂,可知死者没穿衣裤,应是在室内脱衣睡觉的情况下被害的。如果是在床上作案,而且还移尸灭迹,按照以往经验判断,情杀的可能性较大。

    现场留下的车轮印表明,运尸工具是一辆加重型自行车,从东沿着大堤而来,依据是在涵洞东面有村民发现头天下午栽种的菜苗被车压脚踩毁坏了许多。能在夜间将尸体移至大堤涵洞焚烧,说明作案人有力气,应是男性,且对当地情况熟悉,运尸的距离不会太远。

    好奇心驱使着放羊人钻进涵洞2001年5月4日。北皋镇靠近漳河大堤几个村的放羊人,照例天一亮就相继把羊群赶往大堤。那条干河道附近的草木长得茂盛。一阵阵晨风拂过原野,淡淡的薄雾渐渐飘逝,羊儿嗅着青草的气息咩咩叫着———放羊人丝毫不觉着今天这日子跟平时有什么不同,度长假出游那是城里人的事,乡下人可是该做啥还做啥。不过,有几个放羊人倒是隐隐地感到了些异常,空气的味道不大对头。登堤远望,这下看清楚了,异味显然是来自于西边的大堤———一股黑烟从那边袅袅升起。他们首先想到是有人在烤火,或者是在烧死猪什么的,因为这煳臭味实在难闻。待走到近前,发现黑烟是从大堤北面的一个涵洞里冒出来。按捺不住的好奇心最终驱使着放羊人钻进涵洞去探个究竟。洞子一米多高,只有北边一个入口,两个放羊人顶着滚滚浓烟,在恶臭无比的洞中前行20余米,就到了尽头,火还着得挺旺,再细看,眼前这火苗乱蹿丝丝作响的燃烧之物竟是一具尸体!

    小小的乡僻之地,在涵洞里发现个死人,不啻于村里过年请来了戏班子,引得成百上千的人赶来看热闹,从早到晚络绎不绝,但是没有人意识到该做点儿什么。直到一位村支书闻讯后才在5月5日早上向魏县公安局报了案。警方是在这天上午9点多钟到达现场的。不知啥时烧焦的尸体已被好事的村民拖至涵洞前的草地上,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由于尸身已被烧得严重炭化,看上去就是一具骷髅,只剩右小腿肌肤尚存。刑警大队的法医初步判定这是一起杀人焚尸案,为慎重起见,当即打电话请求邯郸市公安局的法医来共同验尸。几位法医在死者颅骨枕部上很清楚地看到一处严重凹陷碎裂的骨折伤,又切开气管检验,没有发现吸入的烟灰,由此可断定该受害人被烧时已停止呼吸,系生前头部遭受钝器击打致死。但其相貌、性别等外部特征已化作烟灰荡然无存,对身源已无从直观认定。勘查人员由洞外向内逐步搜索,可见洞壁完全熏黑;地面痕迹杂乱,经逐个辨识,可知留有七种鞋印、一种自行车轮印;在焚尸处发现有血迹,提取到的残留物有蓝白红三色的编织布、蓝底粉花丝绸布、棉花灰烬等。

    现场勘验和走访调查使警方获得如下信息———

    据火葬场的师傅对焦尸观察后认为,这具尸体大约燃烧了一个多小时,并使用了油类助燃物。

    最早进入涵洞发现尸体的放羊人说,当时是在凌晨5点多钟。

    从现场提取的残留物看,尸体上裹有棉被、编织袋、塑料布等,没有发现外衣外裤残留物,特别是皮肤完好的右小腿一丝不挂,可知死者没穿衣裤,应是在室内脱衣睡觉的情况下被害的。如果是在床上作案,而且还移尸灭迹,按照以往经验判断,情杀的可能性较大。

    现场留下的车轮印表明,运尸工具是一辆加重型自行车,从东沿着大堤而来,依据是在涵洞东面有村民发现头天下午栽种的菜苗被车压脚踩毁坏了许多。能在夜间将尸体移至大堤涵洞焚烧,说明作案人有力气,应是男性,且对当地情况熟悉,运尸的距离不会太远。

    尸臭充斥办公室

    通过初步分析,使整个作案过程浮现出一个大致的轮廓:5月3日晚,估计在12点以后,位于漳河大堤附近的某村民家中,一至两名作案人乘受害人不备用锤子之类凶器猛击其头部,将其杀死,就势用溅有血迹的棉被等包裹好尸体,待夜深人静之时,用自行车拉上尸体,由东向西直奔涵洞,约4日凌晨4时,连人带车进了涵洞,在尽头处卸下尸体,浇上汽油或柴油,点燃后骑车逃离现场。

    很明显,找到了此案的第一现场案情也就水落石出了,而确定了受害人的身份便有了寻找第一现场的线索。然而,目前别说受害人的身份,连性别都没弄清楚。不过,现场勘查人员还是发现了一些端倪:那段没被烧的小腿皮肤光滑白净,汗毛稀少,脚长23.5厘米,且在焚尸地提取到数根两三寸长的毛发,加上那块蓝底粉花的丝绸布,大家都倾向认为受害人应该是一名女性。

    侦查工作是以漳河大堤北边三公里范围内的五个村为重点展开的,同时将大堤南边的两个村也列入了范围。两名刑警包一个村,挨户走访,了解有无妇女失踪,包括本地的、外地的或被拐卖来的。在下达任务时,魏县公安局局长郭运兴提出,调查中不仅以女性为主,也要问问有没有突然失踪的男人。这是出于两点考虑,一是受害人女性的可能性大,但只是凭经验断定,尚缺少科学鉴定结论;二是如果作案人是男性,他很可能已经出逃。

    然而,几天的排查下来,线索得到一大堆,出门打工的人几乎家家都有,但近期没什么人回来过。而这几个村里,既没发现有女性突然失踪,也没发现有男人突然离去。这可怪了,莫不是案情分析有误,受害人是被从更远的地方运来?

    专案组组长赵刚副局长要求上案人员一方面扩大范围继续排查,另一方面对无名尸骨进行科学鉴定,以获得准确的结论。

    5月9日上午,河北省魏县刑警队的高法医将无名焦尸的检材送到了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在中心的法医损伤鉴定处,高法医跟正伏案忙活儿的研究人员田雪梅和张继宗打过招呼,略微不好意思地说:请老师看看吧,帮我们给认定一下。说着打开了装尸骨的塑料袋。顿时,一股浓烈的尸臭充斥了整间办公室,并且窜向楼道里。

    好家伙,这味道可真足啊!田雪梅忙不迭地起身关紧了门。干法医这一行,闻尸臭是家常便饭,但大可不必让这味道满世界乱窜,弄得左邻右舍都陪着一块来分享

    田雪梅和张继宗俯下身子对摊在地上的检材查看起来。由于事先电话联系过,检材基本是按照专家的要求带来的,包括左侧肩胛骨一块,左侧肱骨、胫骨、腓骨各一块,左下颌第一、二、三磨牙等。

    这是具男尸呀。田雪梅抬头对高法医说。

    ———”高法医很是吃惊。这时,张继宗也朝他点点头:不错,是男尸。高法医从椅子上站起来,凑过去拿起一块骨头盯着看。

    其实这骨头他们不知看过多少遍,怎么看也就是一块烧焦的骨头,又能有什么新发现?

    法医人类学的鉴定结论

    高法医放下骨头,有些疑惑地看着两位老师,说:我们可一直都认为是女的哩。 你们这么认为,根据是什么?田雪梅用手背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问道。

    现场的情况表明是个女的嘛。我们发现了一小块花绸布,尸体的脚那么小,皮肤又白又光滑,还留着长头发呢。

    有多长?田雪梅问。 两寸多呢。高法医用手比划了一下。

    这也算长吗?现在留长发的男人并不稀罕呀。

    我们综合分析后,都感觉是个女的。高法医还是对这结论不放心。

    感觉能说明什么。你大概没学过法医人类学吧?田雪梅快人快语。

    没有。只是听说过。

    如果你具有这方面的知识,你就能对这具尸骨作出判断,并且不会怀疑它的可靠性……正好我们明天就有一个培训班开课,你最好跟你们领导说说,参加一期学习,这里面的道理就全明白啦。

    好的,我回去一定跟领导反映……

    法医人类学诞生于20世纪60年代后期,是一门研究人类骨骼个体识别的学问,在认定无名尸体中具有独特的作用,可以使用测量计算的方法,对无名尸体的性别、年龄、身高、入土时间等作出认定,准确率在95%以上。

    田雪梅和张继宗在观察的基础上,又对尸骨进行了测量,得出结论:推断这名死者应为年龄在35±3岁范围内,身高在165±4cm范围内的男性。在此后的侦查中获得死者的准确情况是:男性,165cm,36岁。可是当时,高法医仍然将信将疑:老师,不是我不相信你们,只是因为事关重大呀!为破案,队上的同志们天天都蹲在现场,若是侦查方向搞错了,那得走多少弯路……

    这个好办。张继宗干脆地说,你可以再做个DNA印证嘛。但是,DNA能查出性别,可查不出身高和年龄。

    高法医想了一下:这样最好。我先把老师的结论向我们领导汇报一下……

    电话打到魏县公安局,高法医和赵刚副局长通了话。闻知此鉴定结论,大家一时都还转不过弯儿来,难以相信死者竟是男性!还是赵刚发了话:光凭经验作判断是很容易搞错的,咱们还得相信科学……

    按照法医人类学的鉴定结论,专案组迅速改变了排查目标。两天后,DNA鉴定结果也出来了,证实死者确为男性。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
·你认识毒品吗?麻果,K..
·人民法院量刑程序指导意..
·公安部关于办理赌博违法..
·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量..
·公安反腐禁令,首次提出..
·任何人都有权聘请律师辩..
·武汉律师,最高检:因生..
·什么时候可以聘请律师?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联盟网站 | 管理登录